一镇一孝廉之福州仓山陈若霖

来源:福州市仓山区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9-07-19

?

曾有人这样评价:“一片三坊七巷,半部中国近现代史”。三坊七巷人文鼎盛,殊不知在福州还有一处地方亦是如此。它就是素有“小福州”之称的螺洲。临江而立,风光如画,人杰地灵,古建成群,走进螺洲镇,千年历史展现眼前。而这就是陈若霖的故乡。

?
?

陈若霖出身微寒,父亲陈秉伦是一名国学生,在其十岁时早逝,家里依靠母亲林氏做女工编草鞋维持生计。穷人的孩子早知世故,少年陈若霖知道母亲操持家事不易,便懂事地为母分忧。螺洲地狭人少市场需求有限,陈若霖便白天挑着母亲编好的草鞋到邻乡贩卖,夜里则在家勤奋挑灯读书。

陈若霖故居

当地相传,陈若霖一日外出卖鞋适逢大雨倾盆,便在下濂乡国学生李开基家屋檐下避雨,户主邀其入屋相见后觉此子言谈举止不俗,便以长女许之,并资助其读书考取功名,陈若霖虽屡次落榜而不气馁,终于在28岁那年一举高中进士。

陈氏宗祠内陈若霖画像(左二)

中进士后,陈若霖在翰林院开始了为官之路,在各段任职期间均有政绩,尤其在理财、肃贪、水利、赈灾、防边、优抚苗民等方面甚得人心。他一生为官清正,精通法律,尤善于断案。

陈氏五楼清正篇《明断刑狱》陈列室陈列物

在刑部任职期间,陈若霖秉公执法,无私断案。他先后审理查办山东王连等因奸谋杀二命案、杨四夫妇诱拐小儿诈骗钱财案等一系列积案,为受害者查明冤屈,明正典刑,赢得上下交口称赞。依照惯例,陈若霖在部任职期满后,应当外放任职,但刑部以“不可少之员”奏留。

嘉庆十三年(1808年)起陈若霖外放至四川、山东、广东、湖北等地历任按察使、布政使等要职,所到之处皆“积牍为之一清”,后被提拔为云南巡抚。

螺洲陈氏宗祠门前照壁警醒陈氏子弟戒除贪欲、清廉为官

与云南边境接壤的越南国水尾州发生一起恶性案件,州目黄金珠纠合当地地痞无赖残杀副州目李文政一家六口并侵夺其家产,开化府河口讯弁赵秉忠收受贿赂,包庇私放罪犯逃入云南。越南政府针对此事向云南地方政府提出交涉,云南地方政府官员却以地方州目之间互相残杀为由对交涉置之不理。

螺洲江堤旁的尚书亭

陈若霖认真翻阅旧牒,清理积案时看出此案非同一般,处理不当将影响两国间关系。经过认真的调查、核实,认为此案搁置的主要原因是赵秉忠收受贿赂、徇私舞弊、贪赃枉法而导致的。于是,他会同总督撤回赵秉忠,严令缉拿诸犯归案,押解至中越边境斩首,传首水尾州。并下令整肃边防,不许任意出入边境,尽到了巡抚应尽的职责。

陈若霖注重民生,不论其任职何地,均能看到他为民生而奔波的身影。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陈若霖升任湖广总督。在当时,当地胥吏敲诈勒索苗民,苗民多敢怒而不敢言。陈若霖得知此事后,认真肃清宿弊,在湖南凤凰厅等地,将被敲诈的钱财悉数退还给苗民,同时奏请朝廷为苗民减租免赋,共减租二百余万石,免赋七百余万石,苗民十分感激。

影视资料图

陈若霖一生勤政爱民,清正廉洁,受到清朝乾隆、嘉庆和道光三代皇帝赏识和器重。嘉庆帝和道光帝为表彰陈若霖政绩,御赐五面“福”字,一曰贵,二曰禄,三曰寿,四曰安逸,五曰子孙。陈若霖七十寿辰时,道光皇帝还御赐“福寿”二字以表贺寿。这些匾牌现都悬挂于螺洲陈氏宗祠祠厅内。此外,为旌表陈若霖的功绩,皇帝还特旨在其家乡螺洲乡道中修建“尚书里”牌坊以为纪念。

五福牌匾

而在民间,则有一出颇具影响的闽剧传统剧目《陈若霖斩皇子》。该剧由陈若霖的民间传说改编,剧情为虚构而非史实,是老百姓出于对陈若霖清正为官的爱戴和崇拜, 把他的事迹进行加工成剧目,借此赞扬他不畏权势,秉公执法。该剧首演于1945年,至今仍长演不衰。

《陈若霖斩皇子》剧照

在外为官的同时,陈若霖还挂念乡里亲族。据陈若霖儿子陈景亮、陈景曾编《望波府君年谱》记载,在担任浙江巡抚的次年,陈若霖感到家乡无家庙,于是“捐廉俸数千金,建螺江宗祠,并修《家谱》”。现螺洲陈氏宗祠和陈若霖故居均为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也是有名的旅游景点。

螺洲陈氏宗祠

同时,陈若霖也注重对子孙的教育,要求他们尊亲孝长、心存厚道、胸怀宽广、和睦宗族。在陈若霖的言传身教和家风熏陶下,他的子孙后代涌现出云南布政使陈景亮、藏书家陈承裘、清末帝师陈宝琛等,可谓英杰辈出,绵延不绝。

陈氏五楼内铁石轩悬挂陈氏家训

福州市仓山区纪委监委供稿